无关情怀,只谈风月。

十分黄暴且瞎ib磕cp
开车随缘🐶

清酒

© 清酒 |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小赵同学的存在主义(污!PWP!)

20岁的赵启平VS35岁的谭宗明


——————以下正文——————



小赵同学大二的时候认识了金融大鳄谭宗明。

彼时的小赵同学还只是个熄灯后在被窝里悄悄看王小波的小年轻。

大学校园里的姑娘不同于高中时含苞待放的女孩那么羞涩,小赵同学这样眉清目朗,挺拔如白杨的男孩子自然少不了追求者。但矜贵清醒如小赵同学,纵使王小波看得再多,对这些带着校园偶像剧泡沫加持只想要来一场青涩却感天动地的校园爱情的姑娘们还是敬而远之。毕竟,小赵同学明白自己是个享乐主义者。

 

小赵同学和他床伴谭宗明的第一次见面,俗气地不得了。

KTV里豪华包间本不是开设给学生的,偏偏小赵同学和他的室友不知道轻重,什么都想尝尝。花销大得让宿舍四个人豁出去半个月生活费都没够。就在小赵同学纠结要不要半夜三更找他爸妈要钱的时候,谭宗明来解了围。一来二去,借着还钱的档口,两人吃吃饭聊聊天理所当然得不得了。

小赵同学发现,谭宗明虽然有钱,但不俗气。聊到王小波,谭宗明说他看王小波的时候,相比于那些性爱描写,他更欣赏王小波酣畅淋漓的文风和沉默清醒的生活态度等等。小赵同学听了许多,看谭宗明的眼神一变再变,终于两个人滚上了床。更何况,才华、身份和地位是最好的催情药。

谭宗明什么都不缺。赵启平什么都不图。

床上的他们合拍地很。

 

最近小赵同学在看萨特。一篇《禁闭》,让他对这位法国的哲学家、私生活混乱地不得了的存在主义大师着了魔。萨特文集在小赵同学床头耀武扬威整整一周。

 

“世界是荒谬的,人生是痛苦的。”

 

小赵同学对自己与谭宗明的未来没有任何信心。谭宗明很忙,某种程度上并不是个合格的恋人。

并且,谭宗明缺什么都不会缺床伴。

 

谭宗明百忙之中抽出一整晚的时间,陪小赵同学吃饭。整个晚饭时间,小赵同学老老实实夹菜吃饭,全然没有平时那股劲儿。日理万机的谭宗明看着温暖的灯光下闷闷不乐的小赵同学,心下明白这是年轻人时不时的情绪低潮期,擦擦手放好筷子,打算适时开导教育下。

“最近看什么呢?”漫不经心毫无目的的聊天方法让赵启平心里不那么抗拒。

“萨特。”小赵同学老老实实。

“文集吗,看了多少了。”

“七七八八。”

“想聊聊看到些什么吗?”

小赵同学抿一口酒,犹豫了一下。

谭宗明很有耐心。

“萨特说,世界是荒谬的。人于这个世界,只是欲望本能后的产物,谁也不能主导自己的生活。这个世界瞬息万变,没有完善合理的秩序,混乱的社会环境让人被迫承受。人无法选择,无法控制自己的生活,”赵启平顿了顿,看看巍然不动的谭宗明,挠挠头,头发被扒乱也不知道,继续说:“就像你和我。我是个迷茫的学生,你是个有钱的商人。你会厌烦,我会成熟。每个人都只是生命里的一部分而不是最重要。人都不由己。萨特也是。他有多少爱人和性伴侣,他对她们都是真心,可她们都是他的过客,我也是你的过客。”

谭宗明懂了。他看着眼前的孩子,伸手揉揉他的头发。

 

文字版车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82349628384896



——————————————



哈哈突然来更文,污一波谭赵

同样是看萨特,我也想有一只谭爸爸亲亲抱抱,嘤




评论(28)
热度(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