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关情怀,只谈风月。

十分黄暴且瞎ib磕cp
开车随缘🐶

清酒

© 清酒 |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一个小甜饼

偷摸撸一个小甜饼

今晚的大哥是没有阿诚哥陪伴的大哥

(一点都不污!!)

———————————————————

明诚十岁的时候,被明楼牵着手带进明家。

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明诚才能依稀感觉到,什么叫家人,什么叫亲情。

明诚懂事得早,十六七岁已经能帮着明镜管家管明台。大姐教他看账本时,边教边念叨:“你大哥啊,一个人在巴黎,就是个让人不省心的,从小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看的书越多越不像个孩子。”

明诚对这个一手把自己带进明家一手教自己写字念书的大哥敬佩有加,大姐对他的牢骚,搞得明诚对明楼看过的书产生了十二万分的好奇。

自己甩开跟在屁股后面的小明台,偷偷拿了明楼藏在柜子后面的钥匙,溜进书房把明楼看过的书翻了个遍。

明楼回来时,惊奇地发现,这个乖巧听话,挺拔坚韧的弟弟和以前不一样了。但是这不一样里又带着些熟悉的味道。

明楼抿起嘴偷偷笑了。自己藏钥匙的时候明诚就坐在旁边沙发上背书。自个儿养的小狼崽子长大了。

明诚躺在他大哥的被窝里,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想起了这些往事。

明楼在卫生间里洗澡,明诚早早洗完窝在被窝里懒得动。他转转脑袋,突然被枕头下的硬物咯地脑袋疼。

手伸进去探探,摸出来一盒香膏,明诚脸一红,将精巧的小铁盒扔到一旁继续摸。结果陆陆续续摸出来一柄皮拍,一串圆润的珍珠,一根按摩棒,最后抽出来的,是一簇殷红,明诚定睛一看,上次穿过的肚兜赫然挂在他手指上。

“明楼!自己睡吧!”

明楼在渐小的水声里听见一声怒喝。

明诚穿上睡衣回了自己房间。



———————————————

感谢各位小天使点梗~\(≧▽≦)/~

下次更文就照常开车啦!

评论(9)
热度(55)